挚友郭松龄评价张学良:多疑好杀 遇困难就撤退
2019-12-15 

本文摘自:《辽宁日报》2009年12月18日第C10版,作者:佚名,原题:《受张家恩为什么造张家反?》

1925年11月30日,也就是反奉的第九天,郭松龄在给张学良的信中,将多年来对张学良的不满和怒气一股脑地发泄出来:“我公与韩不能相容,而此次出兵,又复使伊与龄并列,更委于珍为副军团长,使龄受其节制。公意旨,事前不知,此语谁相信耶?……”

张氏父子直到此时仍没有洞察郭松龄起兵的真正用心。

张氏父子直到此时仍没有洞察郭松龄起兵的真正用心。

其实,郭松龄的反意蓄谋已久。郭松龄属于志大谋深、不甘居于人下之人。虽然张学良给了他充分的信任和充分的权利,他从心底感谢张学良,但对张学良仅凭父荫、小小年纪就当上统兵主帅是很不服气的,尤其是对张学良了解越多,这种不屑也就越深。1925年11月30日,也就是反奉的第九天,郭松龄在给张学良的信中,将多年来对张学良的不满和怒气一股脑地发泄出来:

其实,郭松龄的反意蓄谋已久。郭松龄属于志大谋深、不甘居于人下之人。虽然张学良给了他充分的信任和充分的权利,他从心底感谢张学良,但对张学良仅凭父荫、小小年纪就当上统兵主帅是很不服气的,尤其是对张学良了解越多,这种不屑也就越深。1925年11月30日,也就是反奉的第九天,郭松龄在给张学良的信中,将多年来对张学良的不满和怒气一股脑地发泄出来:

“我公为人多疑好杀……公明知龄不能相容,而此次出兵,又复使伊与龄并列,更委于珍为副军团长,使龄受其节制。公意旨,事前不知,此语谁相信耶?……而龄所保荐部下之不信任,龄所陈述政见之不采纳,犹其余事耳,此应请公反省者一也……嗣与李景林榆关血战,我公父子始得保持地位,至于今日。我公父子对李景林及松龄之信用,果何如耶?此应请公反省者二也。……去年榆关战役子弹缺乏时,我公复欲支身后去,经婉劝始止。公乃自云”不忍舍弃将士“,证以前事,龄实未敢深信。此愿我公反省者三也。”

“我公与韩不能相容,而此次出兵,又复使伊与龄并列,更委于珍为副军团长,使龄受其节制。公意旨,事前不知,此语谁相信耶?……而龄所保荐部下之不信任,龄所陈述政见之不采纳,犹其余事耳,此应请公反省者一也……嗣与李景林榆关血战,我公父子始得保持地位,至于今日。我公父子对李景林及松龄之信用,果何如耶?此应请公反省者二也。……去年榆关战役子弹缺乏时,我公复欲支身后去,经婉劝始止。公乃自云”不忍舍弃将士“,证以前事,龄实未敢深信。此愿我公反省者三也。”

至于张作霖,郭松龄更是早有不满。他看不上张作霖的治军手段,看不上张作霖身边的人。不满于张作霖穷兵黩武,为自己的欲望用兵关内,而不管百姓死活。更不满于张作霖与日本人的狗扯羊皮。第二次直奉战争中,郭松龄率奉军的主力浴血奋战,居功至伟。但在战后论功行赏时,张作霖任命杨宇霆为江苏督军,姜登选为安徽督军,郭松龄却没得到什么实惠。此事引起郭松龄的极大不满,多年的积怨都涌上心头,开始瞒着张学良秘密筹划起兵反奉。

至于张作霖,郭松龄更是早有不满。他看不上张作霖的治军手段,看不上张作霖身边的人。不满于张作霖穷兵黩武,为自己的欲望用兵关内,而不管百姓死活。更不满于张作霖与日本人的狗扯羊皮。第二次直奉战争中,郭松龄率奉军的主力浴血奋战,居功至伟。但在战后论功行赏时,张作霖任命杨宇霆为江苏督军,姜登选为安徽督军,郭松龄却没得到什么实惠。此事引起郭松龄的极大不满,多年的积怨都涌上心头,开始瞒着张学良秘密筹划起兵反奉。

郭松龄起兵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真的像他自己所强调的那样是“伐不义”,或者是推举张学良主政吗?他个人就没有什么想法或者说是野心吗?

郭松龄起兵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真的像他自己所强调的那样是“伐不义”,或者是推举张学良主政吗?他个人就没有什么想法或者说是野心吗?

澳门新蒲京真正官网,澳门新蒲京娱乐场手机app,澳门新蒲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