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学》第三卷出版及“文化史研究的新动向”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
2019-12-06 

《新史学》丛刊第三卷已经出版,本卷主编为黄兴涛。此卷的主题是“文化史研究的再出发”。它承袭以往各卷关注史学前沿问题的学术风格,旨在探索建设既借鉴西方“新文化史”,又对之自觉保持反省的新的文化史研究路径。《新史学》第一卷出版于2007年,主要关注如何重新衡量“感觉”与“叙事”在历史研究中的作用等问题;第二卷出版于2008年,注重近些年兴起的“概念史”方法的应用及其“文本”研究的方法与意义等问题。第三卷出版后,编委会决定,以后《新史学》将加快出版速度,争取一年出版两期,以便更敏感和快速地反映学术前沿的变化与动态,切实而具体地推进相关历史研究。

图片 1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与中华书局联合邀请在京学者,《新史学》部分编委和作者召开了一次小型座谈会,以“文化史研究的新动向”为题进行了热烈研讨。学者们来自国内高校、研究机构和日本,包括日本静冈文化艺术大学教授孙江、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王奇生、北京大学社会学人类学研究所教授王铭铭、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彭刚、南开大学历史系教授余新忠、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贺照田、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吕文浩,中华书局、《中华读书报》和《中国图书商报》的学术编辑孙文颖、赵晋华、郑杨等学者。清史所的黄兴涛、杨念群、夏明方、曹新宇、朱浒等部分教师,也参加了会议。大家围绕着“文化史”应如何定义,中国文化史研究在历史学科中如何定位,“文化史”传统研究风格以及在未来有可能发生的转向,“文化史”与其它历史学科门类之间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提起黄兴涛,学界同仁都会想起他二十多年前那引人注目、意味深长的辜鸿铭研究,想起他对近代中国新名词问题的持久关注和在“概念史”领域的独特探索,还有近15年来,他积极稳健地参与推动的大陆“新史学”建设。2009年,黄兴涛为“她”字作传的《“她”字的文化史:女性新代词的发明与认同研究》一书,风格独具,在文化史研究方面别开生面,令人耳目一新。今年,他又推出主题重大、扎实厚重、论辩深入、启人深思的新着《重塑中华:近代中国“中华民族”观念研究》一书,先由香港三联书店出版繁体字版,再由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简体字版。特别是大陆版,甫一问世,即受到同仁重视研讨,获致读者青睐,最近已被多家传媒组织专家,评为2017年度十佳图书。

黄兴涛走上史学研究道路,最早得益于他在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所受到的十年专业教育。1982年,17岁的他从湖北荆州考入北师大历史系,并以优异成绩保送研究生,跟随着名史家、新时期中国近代文化史的开拓者龚书铎和李侃两位先生攻读历史学硕士学位。1989年,在人们纷纷“下海”的年头,他又进入博士生行列,并于1992年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随后来到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工作至今。

谈到求学的十年,黄兴涛十分感念母校的培养。他说在那里收获很多,包括史学考证的看家本领,多门文化专史知识的贯通研习,踏实努力的学风,立身学术的志向,乃至爱好书法的雅趣之养成等。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其思想文化史研究方向的确立。

黄兴涛的博士论文写的是《辜鸿铭的文化活动与思想研究》。毕业三年后的1995年,他在中华书局出版了《文化怪杰辜鸿铭》一书,以大量外文文献为一手资料立论,成为国内系统研究辜鸿铭的开拓性专着,收入当时名家荟萃的“中华近代文化史丛书”中。那一年他正好30岁,是该丛书最为年轻的作者。后来该书获得第二届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

黄兴涛对辜鸿铭及其相关文化现象的探索,以及1996年对辜氏着作《中国人的精神》《辜鸿铭文集》的翻译出版,一度引发持续不衰的“辜鸿铭热”。1998年,他又主持翻译出版了陈季同的《中国人自画像》一书和“西方视野里的中国形象译丛”,均在海内外引起强烈反响,成为其步入中西文化关系史领域的最初贡献。

如今,回过头来看黄兴涛当年对辜鸿铭和陈季同等在西方歧视中国及其文化、而国人又开始极度蔑视自身传统的时代所写的《中国人的精神》等“西向”着作的理性研究与反思,或许能引发今人关于民族文化自信心建设所需要的正反双面的更多思考。

黄兴涛毕业后一直在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工作。这里是享誉中外的清史研究重镇,学术交流十分活跃,对理论和方法的重视也相当突出。这使得他的学术研究又获得了一种新的动力和滋养。

从1997年开始,黄兴涛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对近代中国新名词的研究上来,重点关注此期大量涌现的新名词的形成、传播与学术文化现代转型间的历史关系问题。2000年,他以此为题申报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获得通过,此后陆续发表了一系列相关论文。此种研究将新名词作为词汇、概念和话语的运用实践统一体来看待,特别关注新名词整体的社会文化功能,不同于传统仅从字词获得历史信息的那种研究。

2003年,黄兴涛在美国哈佛燕京学社访学期间,从同道那里获知德国以科史莱克为代表的概念史方法,从此形成了“概念史研究”的新视野。此后他又对“文明”“文化”“社会”“现代化”“中华民族”等重要概念的形成及其对近代中国社会政治和思想的影响进行探索,发表了系列成果。这也是他本人参与倡导的“新史学”的立足点之一。

2002年,黄兴涛与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以纪念梁启超《新史学》发表100周年为契机,参与发起了新时期的“新史学”运动。2007年,他又参与创办《新史学》辑刊,成为召集人之一。《新史学》广泛探索史学研究新领域,尝试史学新方法,目前已经持续10年,出版了9卷,在学界特别是青年学子中产生了相当广泛的影响。从其主编的《新史学》第3卷《文化史研究的再出发》来看,他强调“观念的‘社会’化把握与‘概念史’实践”,“知识的反思性考掘与信仰的本真性揭示”,包括人类学理念和方法等运用在内的“‘人文’化的学术追寻与多学科的‘问题’对话”,可见其融合新旧文化史的研究理念。2011年,他出版的《文化史的追寻:以近世中国为视域》一书,集中体现了此一特色。如果将此书与10年前他的《文化史的视野》和《中国文化通史·民国卷》等着作相比,其学术方法的前后变化显而易见。

澳门新蒲京真正官网,澳门新蒲京娱乐场手机app,澳门新蒲京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