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甘谷毛家坪遗址发掘成果
2019-12-21 

发掘单位: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国家博物馆考古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

  据国家文物局官方网站报道,甘肃甘谷毛家坪遗址考古发掘获得重大发现。在2013年发掘的153座墓葬中,出土铜器、陶器、玉石器、骨角器、铁器等各类遗物1000余件,为研究早期秦文化提供了重要资料。发掘显示,毛家坪遗址可能是古冀县的县治。   2013年3月至12月初,由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国家博物馆田野考古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陕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五家单位组成的早期秦文化联合考古队在甘谷县毛家坪遗址开展了历时9个半月的年度发掘工作,获得重要发现。

发掘领队:梁云       

图片 1

    毛家坪遗址位于甘谷县盘安镇毛家坪村,东距县城25公里;分布在渭河南岸的二级台地上,与今河道相距0.5公里,其间有陇海线穿过;南靠丘陵,东部有冲沟,西边不远为渭河南岸支流南河。遗址东西约500—600米,南北约1000米,面积约50—60万平方米。遗址分沟东和沟西两部分,沟西的北部及西部为居址区,大部分被村庄叠压,沟西的南部为墓葬区;沟东部分主要为墓葬区,严重被盗。遗址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毛家坪遗址F点发掘现场

  
    1982、1983年甘肃省文物工作队、北京大学考古学系两次发掘了毛家坪遗址,在遗址沟西的墓葬区共发掘土坑墓22座。在该遗址主要发掘到三种文化遗存:以彩陶为特征的石岭下类型遗存,出土陶器有钵、盆、罐、釭、尖底瓶、器盖等;以绳纹灰陶为代表的周代秦文化遗存(“A组”遗存),出土陶器有鬲、甗、盆、甑、豆、罐、瓮等;以夹砂红褐陶为特征的西戎文化遗存(“B组”遗存),遗物有分裆袋足鬲和双耳罐,年代为春秋中晚期至战国时期。发掘者将秦文化居址遗存之分为四期,认为年代从西周早期延续到战国中晚期;将墓葬分为五期,分别相当于西周中、西周晚、春秋早、春秋中、春秋晚及战国早期。由于发掘的西周墓均西首向、屈肢葬,与关中地区的东周秦墓的传统葬式相同;墓内出土的鬲、盆、豆、罐等陶器亦与后者的同类器一脉相承,故赵化成先生判断其为西周时期的秦墓,并把居址的文化遗存(A组遗存)推定为西周时期的秦文化。毛家坪的发掘把秦文化的编年猛然推进到西周时期,开辟了考古学上探索早期秦文化的先河,在学术史上有里程碑的意义。

图片 2

  
    近年整理的清华简《系年》云:“飞历(廉)东逃于商盍(盖)氏。成王伐商盍(盖),杀飞历(廉),西迁商盍(盖)之民于邾(朱)圄,以御奴虘之戎,是秦先人。”飞廉即蜚廉,商盖即商奄。李学勤先生将楚简中的“邾圄”隶定为《汉书?地理志》天水郡冀县的“朱圄”,在今甘肃甘谷县;认为秦人本是来自山东的商奄之民,周初成王时被迫迁徙至甘谷的朱圉山一带,谪戍西方御戎。李先生的看法影响很大。毛家坪遗址在朱圉山附近,那么毛家坪秦文化遗存是否属西迁的“商奄之民”?

毛家坪遗址M1024

    还需再次发掘才能确认。此外,早期秦文化的编年、甘肃东部的西戎文化等重要学术问题也要求再次发掘毛家坪遗址,以获得答案。 

图片 3

  
    2012年早期秦文化联合考古队对毛家坪遗址进行勘探发掘,共钻探面积28.8万平方米,发现各类墓葬731处。遗址以一条自然冲沟为界,分为沟东墓葬区和沟西遗址区。依据钻探情况,在遗址区内有针对性地选择3处地点进行发掘,分别命名为A、B、C发掘点。

毛家坪遗址车马坑K201

 

图片 4

图片 5

M1024出土陶鬲   毛家坪遗址位于渭河南岸台地,总面积约60万平方米,分沟东和沟西两部分。沟西的北部为居址区,大部分被村庄叠压,沟西的南部为墓葬区;沟东为墓葬区,严重被盗。2012年早期秦文化联合考古队开始对毛家坪遗址进行发掘,当年发掘地点共3处,即A、B、C点,A、C点位于沟西居址区,共发掘灰坑210余个,多数属东周时期,有西周时期遗存;B点位于沟东墓葬区,发掘墓葬21座、车马坑2座,墓葬分洞室墓、竖穴土坑墓两类,年代从春秋早期延续到战国中晚期。2013年发掘地点共6处,即D、E、F、G、H、I点,发掘面积近2700平方米,发掘墓葬、房址、陶窑、灶址、灰坑、灰沟等各类遗迹735处,其中墓葬153座,出土铜器、陶器、玉石器、骨角器、铁器等各类遗物1000余件。两年的勘探发掘工作显示,毛家坪遗址应与古文献记载的某处历史名城或县邑对应,可能是古冀县的县治。发掘的周代秦文化遗存,为研究早期秦文化及其编年、秦人的迁徙路线、秦与西戎的关系、秦人车马形制等提供了重要资料。  

 

图片 6

澳门新蒲京真正官网,澳门新蒲京娱乐场手机app,澳门新蒲京游戏